有了5G網絡切片,我們還需要專網嗎?
有了5G網絡切片,我們還需要專網嗎?
來源: C114 發布時間: 2020-01-20

 2019年,5G開啟了真刀真槍的商用元年,尤其中國5G正式啟動商用服務,5G規模商用進程再次大提速。除了面向消費者領域,5G更大的商業價值還是寄望于進入各個垂直行業,賦能千行百業數字化轉型。

 
有了5G網絡切片,我們還需要專網嗎?
 
而5G進入垂直行業市場,理論上未來可能會有公網和專網兩條路徑可選。而當公網和專網一起遇上5G之后,業界最近有了不少爭論——究竟是運營商統籌建設一張5G公網、通過網絡切片等方式給行業使用?還是未來行業自行建設5G專網?5G公網是否會替代現有專網把行業市場的事情都干了呢?
 
熱門生意:行業數字化這筆買賣運營商和專網陣營都想做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5G都能干什么?從ITU定義的5G三大應用場景可以看出,eMBB(增強型移動寬帶)場景主要面向消費者市場,例如8K超高清視頻、全息通信、云VR/AR、云游戲等;mMTC(海量機器類通信)和uRLLC(低時延高可靠通信)就是我們所說的主要面向垂直行業市場的應用場景,例如車聯網、自動駕駛、聯網無人機、遠程醫療、智慧電力、智能工廠等。
 
那么,面對嶄新的5G,亟需數字化轉型的垂直行業用戶應該選公網還是選專網?
 
中國移動研究院院長張同須認為:“歐美有的運營商通過租賃方式建設專網,或者通過提供專用頻率建設專網,但我們認為,通過運營商的公網,利用新技術的方式提供給不同的行業還是有優勢,比如速率保障、可靠性保障等優勢。公網可以提升我國頻譜利用率,更好地實現5G引領,對垂直行業而言可降低成本、提升性能。5G之后既2C又要2B,這幾年中國移動推動跨行業應用融合,打造了5G聯合創新中心,超過五百家合作伙伴加入,組建了六大行業聯盟,已經推出了上百個垂直行業解決方案。下一步,中國移動針對解決方案提供應用,構建‘5G+’硬核能力體系,賦能千行百業,讓5G能夠很好地運用。”
 
而對于5G公網比專網更具優勢的說法,做專網的似乎并不答應。B-TrunC產業聯盟代表李俠宇表示:“5G短期內無法替代專網!”
 
1   在技術、標準和產品成熟度方面,當前5G網絡在安全性、可靠性、低時延等方面還不能完全滿足行業客戶需求:標準進展方面,uRLLC和mMTC場景的標準仍在制定過程中,基于5G NR支持關鍵任務的5G組播技術最早預計在2021年(R17)才會標準化;在網絡擁塞情況下,當前5G切片技術不能解決大量普通公眾用戶與行業用戶同時接入導致的隨機接入擁塞問題,存在專網客戶無法接入網絡的風險。
 
2   網絡部署頻段方面,隨著行業客戶應用的普及,包括工業制造、電力能源、公共應急等垂直行業會更加迫切地需要特定頻譜,以滿足特定行業的特定網絡需求。
 
3   5G網絡架構演進節奏方面,為垂直行業提供5G新業務的切片技術需要演進到SA模式才能支持,但演進到5G SA組網模式面臨著技術和網絡復雜度等多方面挑戰,為5G支持垂直行業帶來較大的變數。四是業務服務和運營能力方面,與消費者市場相比,垂直行業存在需求碎片化、需求模糊化、行業/企業/組織標準眾多等特點,單純依靠運營商難以服務于多樣化的定制市場與行業,目前沒有成熟的商業模式、收費模式及運營模式可借鑒,需要設備商、運營商、業務提供商以及客戶共同長期摸索。
 
各有利弊:5G專網當前最大不確定性在于頻率分配
 
聽上去,為了爭奪垂直行業市場,以運營商為代表的公網陣營和專網陣營的觀點有些針鋒相對。
 
面對垂直行業市場,運營商陣營的思路可以看作是“為5G公網技術植入專網思維”,主要是基于“網絡切片”技術,通過在同一網絡基礎設施上按照不同的業務場景和業務模型,利用虛擬化技術,進行網絡功能的裁剪定制、網絡資源的管理編排,形成多個獨立的虛擬網絡,為不同的行業應用場景提供“相互隔離”的網絡環境、可以按需定制網絡。但由于使用的并非專網頻率,盡管在不同切片,但物理網絡還是一個,供電系統是一個,傳輸是一個,并不是真正的專網,可以看作是運營商面向專網客戶提供的虛擬專用網絡,這種網絡未來在面對公共安全、應急指揮、鐵路或地鐵信號調度等對于安全性要求極高的行業能否完全勝任還是未知之數。
 
而還處于向4G過渡的專網陣營,對于5G的探索也才剛剛開始。一方面,由于專網需求比較分散,產業鏈集聚要求很高,專網專用設備及終端價格較高,因此5G專網的建設成本勢必會更高。另一方面,也有專網設備供應商曾表示未來若想真正發展5G專網,需要從系統、架構、平臺、終端、應用等方面進行全方位改造,目前行業還沒有找到新的5G應用構架。而目前專網走向5G的最大的問題是,很多國家和地區尚未給5G專網分配頻譜。
 
目前,各國頻率監管部門對行業5G頻段的考慮不多,德國、英國、日本為工業用戶分配了區域性的5G專用頻譜,例如德國將3.8G頻段的部分頻率發給制造業,日本則將4.6G至4.8G頻段留作5G專用網絡,可見大都集中在中高頻段,僅適用于園區網;而國內無5G行業頻段,預計行業5G頻率獲取時間長、難度大,短期內5G行業頻率不夠明朗。
 
中國對5G專網專頻持包容審慎的態度。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王志勤認為:5G頻譜可能很難分給單獨的一個行業,一方面我們積極探索行業的模式,另外積極研究5G行業應用是不是真的需要單獨的專用頻率,包括必要性、可行性及具體模式。
 
GSMA的建議更加直白:監管機構應避免在關鍵的頻段中為垂直市場留出頻譜,這種做法將阻礙5G最大使用效率的全面釋放,并浪費頻譜資源。例如:由于垂直行業的地域限制,不可能在國家內或是國家間廣泛使用這些珍貴的5G頻譜資源,造成資源浪費,同時頻譜的碎片化也將導致規;娜笔Ш彤a業成本增加。除了5G切片技術,移動運營商也可以在協調全網頻譜資源的基礎上為企業用戶按需組建專網來滿足垂直行業的應用需求。
 
現實方案:公專網優勢結合、互為補充
 
雖然以運營商為代表的公網通信陣營不太愿意將關鍵頻段留給垂直行業市場做5G專網,但是部分對于安全性要求極為苛刻的行業專網用戶已經對5G表達了濃厚興趣,并期望獲得專用頻譜資源建設5G專網。
 
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工電部通信主管姜永富表示,國鐵堅持安全底線,繼續發展鐵路移動通信專網。各國鐵路在解決鐵路的安全問題上,按照“專網為主,公網為輔”的原則,推進各頻段的移動通信技術應用——專網為主是解決安全、尤其是列車運行安全問題,其他的業務有專網條件用專網,沒有專網條件就用公網。未來,國鐵將面向實際需求,選用合適技術發展鐵路專網。目前國鐵集團的主要關注重點是標準最完善、標準化水平最高、產業支撐能力最強的4G,基于4G的LTE—R系統部署,滿足鐵路區間沿線核心關鍵業務的需要。未來5G技術成熟穩定后,將利用鐵路已有的900M頻段資源,研究應用鐵路專用5G技術,在鐵路樞紐、站場等熱點地區部署,與LTE—R融合實現專網應用。
 
而據筆者了解,目前由于5G完整標準尚未完全成熟、行業應用還不夠豐富,因此大部分專網用戶對于5G專網的需求還不是那么迫切。不過,針對一些對帶寬要求更為饑渴的行業場景,在沒有獲得授權專網頻段的情況下,專網陣營已經準備嘗試一些現實可行的方式擁抱5G時代。
 
據李俠宇介紹:B-TrunC在保持安全和可靠基礎上,也將向更高帶寬、更低時延、更多連接的5G方向演進,賦能專網更高價值,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網絡架構,B-TrunC將開展對NSA組網+雙連接進行研究,4G提供覆蓋,5G NR做熱點增強,由于專網目前沒有針對5G NR的新頻譜分配方案,因此可以研究采用1.4GHz LTE與5G NR的頻譜共享,以及免授權NR-U技術;二是空口技術,研究新的靈活的空口參數配置、編碼方式以及uRLLC關鍵技術,從而進一步滿足重點行業更低時延和高可靠性要求;三是網絡技術,實現更加靈活智能的網絡架構,用戶面能力進一步分布下沉,增強邊緣計算和網絡能力開放等5G關鍵特性,加強高帶寬數據業務的分發和處理能力,以及行業用戶定制化服務水平,從而提升整體業務性能。
 
而在國內是否會為5G專網分配特定頻譜答案未知的情況下,李俠宇認為:“公專網將長期共存、互為補充。應充分結合公網和專網雙方的優勢,共同為行業用戶提供服務。利用公網覆蓋特性為行業用戶提供一般性的普遍接入和服務,通過專網為行業用戶提供特定高可靠和高安全性的定制化服務。”

Copyright©2002-2020  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網站備案:京ICP備05002969號-1 網站維護:通信標準化推進中心 (010)82054513, webmaster

20选8快乐中奖